带你了解一张人民币的生死旅程,发电厂每天都要烧毁7、8吨残币

农业银行二连浩特分行的工作人员清点着崭新的人民币,1小时后便会将这些人民币运往蒙古国,在蒙古国的商业银行中进行兑换。

在印钞厂车间,一沓沓刚刚印制的钞票在机器上被裁切成型。

带你了解一张人民币的生死旅程,发电厂每天都要烧毁7、8吨残币


农业银行二连浩特分行的工作人员清点着崭新的人民币,1小时后便会将这些人民币运往蒙古国,在蒙古国的商业银行中进行兑换。

带你了解一张人民币的生死旅程,发电厂每天都要烧毁7、8吨残币


转载着崭新的人民币的汽车从广阔的蒙古草原上穿过,这样的旅途,一年会有几十次。

带你了解一张人民币的生死旅程,发电厂每天都要烧毁7、8吨残币


兑换回来的残币,最终会被粉碎后压成块,然后送往火电厂焚烧发电。压成下图这样的块状,需要面值约为2万至3万元的人民币才能压出一块。


人民币对我们来说,既熟悉,又陌生。熟悉的是,人人都离不开它,人人都得用它;陌生的是,很多人都不了解它从何而来,最终又将去向何处。

人民币的“出生”是从印钞厂开始的,此前有记者亲自踏足印钞厂,了解了一张人民币从“出生”到“死亡”的一生。

原来印钞厂并不是像大家想象中那样层层武装包围,只是有着全无死角的监控装置。人民币的“孕育期”大约需一个月的时间,需要经历胶印工序、凹印工序、印码工序与检封工序这四个流程。

在胶印车间里,一张张有纹理的白纸逐渐泛红,这一步骤主要是印制出钞票的底纹与图案,在脚印车间里,可以看到人民币的大概轮廓。


进入凹印车间后,平滑的纸张经过凹印技术之后,有了凹凸不平的感觉。这一步主要是印制的主席人像、人民银行字样等。

凹印环节结束后,一整版35张的人民币图案已经完成,但还不能称之为钞票,因为还需要经过印码工序,每张人民币都要印上独一无二的号码之后,人民币的印刷工序才算完成。


一叠叠经过检验合格的整版人民币经过机器切割之后,被整齐地切成了35份,据工作人员称,机器这样每切一刀,便会切出3.5万元面额。

裁切之后的人民币被每十万打一捆、每十捆封一个塑料包、随后装箱。以上工序全是透明作业,随处可见密密麻麻的人民币堆积成山,由机器人自动运送往各处,顷刻间便能见到数十亿人民币从眼前缓缓驶过。


工作人员称,这些钞票在他们眼里只是产品而已,除非是拿着自己的钱,否则这些钱再多也完全无法引起他们内心的波动。在没进厂之前,总会想象着面对堆积成山的钞票,每天被钞票围绕的生活会非常美妙,但久而久之便麻木了,然后就只会在意钞票的合格问题而已。

印钞人员也并非谣传中的劳改人员,相反,这些工作对技术、经验的要求极高。很多工作人员都是计算机、机械专业的本科生,进厂后还需要专业师傅带领。

工作人员称,印钞厂的工作人员都签了保密协议,即使对家人也不能透露工作内容,每个工序之间更不能互相交流。在印钞厂工作,除了技术外,对个人品德也有要求,不能有赌博这些恶习。由于自己工作的特殊性,亲戚朋友都不知道自己的工作具体内容和地点。


钞票在被印制出来、检验合格入库后,仍然不是可以流通的人民币,而被称作发行基金,需调入人民币发行库,或者是分支机构的分支库。发行基金汇集到发行库中后,将按程序调入至业务库,即商业银行的储存人民币的库中,发行基金从这一刻起成为流通货币。此后,商业银行通过现金收付业务将人民币支付到居民手中。

人民币除了满足中国大陆居民使用外,还会被运输到中国香港、蒙古国等使用人民币频率比较高的地区及国家。人民币在蒙古国接受度高,最多时一年提供38亿元。


人民币在经过一段时间的流通后,也会变得残缺破旧,因而会被银行回收后上缴到央行发行库,退出流通。而人民银行将根据国家需要、社会经济发展、回笼残损币的情况,重新计算市场需要多少现钞,做出货币印刷流通计划,指导人民币发行。

在钞票处理中心,数以亿计的退役人民币在这里完成最后的使命,经过复点、清分和销毁,被粉碎成残钞废料送到生物发电厂成为燃料。

人民币在钞票处理中心的第一站是复点车间。在这里,帽子、口罩、手套全副武装的复点员们会对一袋袋人民币进行复点,以核对上缴残损币的数量,并识别出假币。

除了复点车间,清分车间的工作也同样繁琐而重要。清分车间主要负责清点分辨50元与100元的大面额人民币。一名工作人员将钞票剪封后送入清分机,清分机会自动筛查,可以继续流通使用的钞票从出钞口出来,由另一名工作人员捆扎好上缴央行,而无法继续使用的则被清分机直接销毁。


销毁车间里,矗立着两台大型的销毁机器,一袋袋残损币被放在传送带上送入大型销毁设备中,在粉碎机中先粉碎成条,再被碾磨成粉末状。由鼓风机将这些钞票碎末吹入压块机中进行压块,随后装车运送到发电厂。

每台机器如果正常运转,一天大概销毁7到8吨、150至160袋人民币,但每天的销毁计划需要按照货币经营处的指令进行。销毁环节配备了6个操作员、4个管理员和1个监销员,分别来自三个不同部门,互相监督。

销毁车间工作人员表示,现在钞票在自己的眼里只能说是废品,感慨应该把贪官与经济罪犯带到这里接受教育,看看这些人民币的粉末。

残损币被粉碎压块后,被运送到发电公司。在那里,这些残钞废料发挥了最后一点热量,成为了生物质发电的原料。每年有一千多吨废料被送到发电厂,相对于传统的人民币废料造纸,这种方式更加环保。


卡车将30吨、原面值30余亿元的废块卸载到发电厂后,工人们将废块再次粉碎后,加入10%的秸秆增加湿度后,就可以送入发电设备中进行焚烧。

发电公司工作人员介绍,为了做好人民币发电项目无害化的处理,他实验了一年,尝试了多种方法,最终确定了现在发电效率最高、无害化程度最高的模式。他表示,每车30吨人民币大约可以发电3万度,可供一个普通家庭用300个月。

(配图来源于网络)

"带你了解一张人民币的生死旅程,发电厂每天都要烧毁7、8吨残币"的相关文章

热门关注